每天看一看新闻,有时会发现这个世界上其实还挺无奇不有的。

 

《每日邮报》和《镜报》等英媒就报道了一则热腾腾的“两万镑争猫案”,故事中的当事人双方分别为猫咪的“真正”主人和“想篡位”主人。

 

真主人一直以来不堪其扰,因为其邻居(也就是“想篡位主人”)一直想要“领养”他们家的猫,尽管猫主人从来就没有想要把猫给别人养的想法。

 

为了防止邻居再来骚扰他们家的猫咪,打消对方想要把他们的猫“占为己有”的念头,最后猫咪主人只好选择控告对方……

 

而该位“奇葩”的邻居叫做妮古拉·列司比瑞爾(Nicola Lesbirel),算起来还可以说是个名人呢。

 

妮古拉是个小有名气的园艺家,她在2004年曾经赢得了切尔西花卉展(Chelsea Flower Show)的金牌。

 

切尔西花卉展是个年度花卉盛事,由皇家园艺协会举办,每年都会吸引好几百名全球顶尖的园艺家来参加。

 

所以要能够从中拿到金牌,实力还是不容小觑的。

 

然而,这么样一个园艺专家,却成为了邻居眼中的麻烦,或者更贴切点说是个骚扰狂……

 

原因在于妮古拉的邻居霍尔夫妇(Jackie Hall和John Hall)所养的一只名叫Ozzy的缅因猫。

 

一开始,当霍尔夫妇看到妮古拉在和Ozzy说话时,原本只觉得妮古拉很友善,想要跟Ozzy做朋友。

 

可是后来,他们开始发现原本挂在Ozzy脖子上的颈圈竟然不见了,甚至被换成了另外一个有着妮古拉联络电话的颈圈。

 

而且光是更换颈圈这个动作,妮古拉就足足做过了9次!

 

每当霍尔夫妇帮自己的猫Ozzy戴上他们为牠准备的颈圈时,之后妮古拉就会把该颈圈给换掉,改成上面有写着妮古拉联络电话的颈圈……

 

而且,霍尔夫妇说Ozzy曾经有消失过好一阵子,等到Ozzy再度回家时,他们发现Ozzy其实并不是不小心走丢了,因为牠看起来就像是被其他人照顾着那样,有被好好地喂食、洗澡和梳毛等,根本就不像那些走丢后搞得脏乱又饿肚子的小可怜。

 

后来霍尔夫妇根据Ozzy先前戴着的GPS定位项圈发现,原来该次“走失”是和他们的邻居妮古拉有关……

 

有趣的是,妮古拉自己并没有养任何的猫,可是她家的门却设有一个可以让猫通过的小口。

 

妮古拉甚至告诉霍尔夫妇,Ozzy是属于她家的一份子,而且Ozzy也把她家当做Ozzy自己的领域。

 

妮古拉还说:“Ozzy(在我家)受到很好的对待和关爱,而且也认同我和这个家。把牠留在牠应该待的地方才是对所有人来说最好的选择。

 

霍尔夫妇对于妮古拉的说法显然还是非常不以为然的,并回答说:“Ozzy并不是妳(指妮古拉)的猫。

 

并补充说:“这么多年来我们实在搞不懂的是,为何妮古拉不去养一只真正属于她自己的猫?

 

再也受不了妮古拉行为的霍尔夫妇最后只好选择把案件带到法庭上,本来这个案件是要经由伦敦中央地方法院负责审理的。

 

只不过在正式开庭审理前,妮古拉和霍尔夫妇双方选择达成了协议,该协议限制妮古拉继续和Ozzy有所互动;这些互动包括:不能再去喂食Ozzy,不能再取走Ozzy的项圈,不能再主动诱导Ozzy去她家,以及不能再主动把Ozzy放置在她的箱子或篮子里。

 

对于处理这起纠纷,妮古拉无奈地说她已经花费了24,000镑的司法费用,这几乎是花掉她所有的积蓄了。

 

她也通过律师表示,对于照顾Ozzy她纯粹只是觉得她有义务去做而已,并且补充:“猫是有感知能力的生物,所以会自己去到他们感到舒服的地方。(妮古拉的意思是,是Ozzy自己想去找她的,因为Ozzy觉得自己属于妮古拉那里。)

 

妮古拉也声称Ozzy会自己跑去她家花园逗留,认为那边是属于牠自己的领地。

 

不过最后仍然选择同意了和霍尔夫妇之间协议,不再去主动接近Ozzy的妮古拉也说:“我并不是个几近神经质的爱猫狂魔。

 

→ 对于霍尔夫妇来说,上面故事的结果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了吗?

 

从目前有限的案件事实来看,我们认为恐怕是的,这也大概是为什么上面故事中双方会选择在开庭前达成协议,而不把案件继续带到法庭上去了。

 

因为即便今天双方没有事先达成协议,霍尔夫妇依然把案件带上法庭了,那么很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法官最后强制限制妮古拉的一些行为,不让她再去主动接近Ozzy,这个结果基本还是跟双方原本达成协议的结果很相似的。

 

而且就霍尔夫妇这方来说,他们最初会想要把案件带到法庭上的最主要原因,大概也就是为了达成今天的这个结果,也就是不让妮古拉还有机会再去靠近Ozzy了。

 

或许有人会问,那么霍尔夫妇长久以来不堪其扰,难道不能要求对于造成他们影响的妮古拉一些相应赔偿吗?

 

这里恐怕需要说明的一点是,一般来说如果一方要向另一方要求赔偿,基本必须是在对方已经造成自己这方有所损失的情况下;也就是因为有所失去,所以才能要求对方对于损失的部份给予赔偿。

 

这可以是实际物质层面损失了什么,比如说猫确实被对方偷走了,又或者是当事人因为事件受到了什么身心方面的伤害等。

 

可是就新闻中的有限内容来看,事件当中基本并没有对霍尔夫妇的生理或心理方面造成伤害;否则如果假设有的话,那么霍尔夫妇还必须提供相应的医生诊断文件来加以证明

 

需要指出的是,这些身心损害或伤害是必须能够从临床医疗上证明出来的(简言之需要专业医生开立证明),而不是由当事人自己陈述而已。

 

也因此对于霍尔夫妇来说,虽然和妮古拉之间的长期纠纷很令人感到糟心,但这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实际损失的话,他们是很难说要求对方给予赔偿的。

 

→ 也有人会问,那么妮古拉自己把猫换项圈这种做法,难道不能算“偷”吗?

 

这恐怕也不是的,因为整个事件当中,妮古拉实际上并没有主动把Ozzy带走并占为己有,并且让霍尔夫妇再也找不到也要不回他们的猫。

 

对于更换项圈的做法,妮古拉也可以给出解释说,因为她担心Ozzy会走丢,到时候万一找不回来;所以如果放上她的联络电话,那么至少有人把猫还回来的时候,妮古拉可以再把猫给到霍尔夫妇。

 

除非霍尔夫妇能够提出其他有利证据来证明妮古拉确实要把猫给偷走、带走,否则光是更换项圈的做法,恐怕也很难就说要让警方来涉入,甚至要把妮古拉定罪的。

 

当然了,如果说今天妮古拉那方确实是无辜的,一切都是Ozzy自己跑去她家花园的,她别无他法只能选择帮忙照顾牠。

 

那么这种情况下,其实不只有霍尔夫妇能向法院申请禁止令来禁止妮古拉再和Ozzy主动接触;妮古拉其实也能选择要求法庭,命令霍尔夫妇必须把他们的猫看管好,不要再让Ozzy自己跑去妮古拉的花园,造成妮古拉的困扰了。

 

今天的文章就到这边,如果莎粉们对于文章内容或者对于英国生活各种法律方面有任何延伸出来的小问题希望询问丽莎律师行(www.lisaslaw.co.uk),或者只是想要和我们聊聊的话,都可以直接留言咨询丽莎律师行(www.lisaslaw.co.uk

 

丽莎律师行联络邮箱:info@lisaslaw.co.uk

联络电话:020 7928 0276

联络微信号:lisaslaw003

《丽莎知道》官方微博:www.weibo.com/lisaslaw;手机版:www.weibo.cn/lisaslaw

扫一扫,《丽莎知道》微信公众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