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来自英国剑桥的54岁农夫,在当地经营着一个540英亩大(相当于219万平方米)的农场。

 

这个农夫叫做霍斯福德(Peter Horsford),从还只有10岁大的时候,就一直在为这个自己家里的农场辛勤工作,而不像其他一般的孩子那样,有着天真玩乐的童年。

 

霍斯福德说,他的父母从小的时候就一直告诉他,该农场将来会是他的;也就是因为这样,霍斯福德一直以来都为该农场付出很多。

 

可是,霍斯福德一直以来所认定的事实,却在2011年他的父母离异后,慢慢产生了变化。

 

自2016年他的母亲从这个家族经营的农场退休后,霍斯福德就开始和他的老母亲对于农场的看法和归属出现了分歧。

 

他的母亲玛丽安(Marian Horsford)否认,她有想要把属于她自己的份额给她的儿子(也就是霍斯福德)。

 

玛丽安甚至说,她的儿子霍斯福德自小干的那些农活,本来就是任何一个农家孩子会做的(也就是觉得霍斯福德并没有“特别”付出)。

 

可是霍斯福德表示,他从小玩的玩具都是跟农场有关的,而且数十年来他也一直都被承诺该农场“将来会是属于他的”。

 

霍斯福德说,要是他的母亲玛丽安要来索要属于她的份额的话,就表示到时候该农场就需要被卖掉,好让他能够支付给玛丽安相应的份额,可这样的话就是把他一生努力工作的心血给毁了。

 

而且霍斯福德也认为,他是不应该需要支付任何钱/份额给玛丽安的,因为玛丽安早就承诺过整个农场都是要留给他(也就是霍斯福德)的,因此玛丽安是不能再说想要回任何份额的。

 

也由于玛丽安和霍斯福德母子俩一直对农场归属的问题争执不下,霍斯福德也不愿按着玛丽安的意思走,最后玛丽安竟决定把儿子告上法院,希望法官能够为他们做出裁决。

 

玛丽安告诉法官,她想要价值超过250万镑的退出/离任合伙人(Outgoing partner’s share)份额,外加23,000镑的过去的收入利润(Past income profits)。

 

由于霍斯福德的父亲患有老年痴呆症并且正居住在养老院中,所以他尚无法确认该农场的土地归属。

 

不过,这片农场土地包括了两处农舍和一处谷仓改造房,其中一栋农舍是在霍斯福德的名下,由他和妻子一同居住其中;另一栋农舍则原本是由他的父母一起居住的,应该是在他父母的名下。

 

霍斯福德对于父母的那栋农舍没有什么意见,也没有说该农舍是属于他的;但是霍斯福德认为整个农场的540英亩土地(也就是这些农舍所在的“土地”)按理说就应该全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所以他觉得母亲玛丽安这时说想要拿回属于她的土地份额,是完全违反了她一直以来对于霍斯福德的承诺;而且这么一来也使整个农场陷入危机当中(因为至少有一部份土地需要被卖掉,他才有办法付给玛丽安这些钱)。

 

霍斯福德告诉法官,他从小就在农场长工时地工作,尤其是像暑假的时候,他的同龄朋友都去玩了,就只有他跟着父亲一起干农活。

 

他说:“我很享受(干活),但这也表示我在假期的时候很少能够见到我的朋友们。

 

“我经常和我的父亲或祖父从大清早就一直干活直到晚上。

 

“我很享受跟我父亲一起(干活),但那对于当时才11岁的我来讲,根本就是没了什么社交生活。

 

霍斯福德还表示,他一直就是被当做“接班人”那样,做好接手农场的准备。

 

“虽然说他们(指他的家族和父母)并不是强迫我,但他们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一直鼓励我要往这个方向(继承农场)发展……”

 

霍斯福德的律师也补充:“霍斯福德从1987年开始就在农场全职工作,在这之前他读的也是农业大学。并且自打他开始全职工作起就一直维持长工时

 

霍斯福德的律师还说,过去18年以来,霍斯福德一直把该农场当做他自己的一样,那么尽心尽力地做着。

 

对于霍斯福德那方的说法,母亲玛丽安的律师则反驳说他们有持续承诺要把农场都交给他儿子的事实,并给出证据表示玛丽安其实也有考虑过要把她的份额交给女儿(也就是霍斯福德的姐妹)。

 

不过母亲玛丽安那方也同意,过去家族内部的认知或共识,确实有认为可能会把农场交给儿子霍斯福德。

 

可是这却也不是已经‘板上钉钉’的决定,所以霍斯福德其实一直都还有固定支付给他的姐妹一些相应收入。 玛丽安的代表律师这么说。

 

玛丽安的律师继续说:“就算玛丽安过去真有承诺要把她的份额都留给儿子霍斯福德,不过那也要等到玛丽安过世了之后,可是玛丽安现在仍然是活着的!

 

玛丽安的律师还表示,霍斯福德当初所做的只是每个农家孩子都会做的事,而且他的姐妹当初其实也都有帮忙干农活,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不过霍斯福德对此则回应:“我不记得莉兹(指他的姐妹)曾经有出现在农场过。

 

→ 假如霍斯福德说的都是真的,那玛丽安当初的口头承诺有效吗?

 

由于我们通过新闻内容,无法清楚得知究竟这个农场现在到底是在谁的名下。

 

但假设,这个农场已经属于儿子霍斯福德名下的话,那么如果霍斯福德能够提出充足确切的证据来证明,当初他的父亲和母亲确实已经对他做出承诺,表示整个农场就是要交给他的,那么母亲玛丽安当初的承诺是可以被视为有效的,也就是霍斯福德其实是可以不必分给母亲属于母亲的份额的。

 

因为这就像是一种合同关系已经达成:霍斯福德的父母告诉他,农场之后会交给他,是属于他的;所以霍斯福德为此就拼命工作,拼命让农场的营运做到最好。

 

这就好像是雇主对雇员提出了什么样的工作要求,然后给予了员工比如说薪资来做为员工付出劳动的交换那样;拿到了霍斯福德的案件来说,也是差不多的意思。

 

因为霍斯福德相信了父母所说的话,所以为此付出了他的劳动;那么按照这样合同关系的成立,其父母就需要实现他们当初的承诺。

 

不过当然,这种情况下母亲玛丽安也可能会提出反驳,像是说霍斯福德根本就没有把该农场当做他自己的那样尽心尽力,他根本没有对于农场有什么额外特别的付出等等,所以不构成这段合同关系的成立。

 

就上面故事中母亲那方的说辞,似乎也有着这样的倾向。

 

所以他的母亲才会一直强调,霍斯福德所做的只是一般农家孩子所做的工作,他并没有特别付出了些什么,而且他的姐妹们也做了跟他一样的工作等等……

 

通过今天这个真实例子我们更可以知道,很多事情最好还是事先更加详细地以白纸黑字的方式写下来、拟定清楚,并且找来专业合法的律师协助整个过程。

 

这在将来都能更有效地避免不论是家庭、朋友甚至其他双方之间的纠纷和衍生的麻烦。

 

今天的文章就到这边,如果莎粉们对于文章内容或者对于英国法律方面还有任何疑问,都可以留言咨询丽莎律师行(www.lisaslaw.co.uk

 

丽莎律师行联络邮箱:info@lisaslaw.co.uk

联络电话:020 7928 0276

联络微信号:lisaslaw003

《丽莎知道》官方微博:www.weibo.com/lisaslaw;手机版:www.weibo.cn/lisaslaw

扫一扫,《丽莎知道》微信公众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