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年,英国国民医疗保健系统(NHS)一直都面临着财政危机,收支赤字也在攀升。

 

为了解决这种状况,同时避免英国沦为世界的医疗天堂,执政的保守党在近些年连续采取多项措施,来限制外籍人员对于英国医疗资源的免费使用。

 

这其中的要求包括外籍人员申请在英国的签证或者居留权力,首先需要支付每年一定数额的医疗费用。这类费用目前是每人每年400镑(学生是每年200镑)。

 

对于持有旅游,探亲等短期签证的人来说,移民局虽然不要求当事人必须购买医疗保险,不过当事人如果在英国接受任何NHS医疗服务的话,则需要私人付费。

 

按照现在移民法的规定,如果当事人拖欠NHS医疗费用达到1000镑的话,签证申请基本都是会被拒绝的。

 

对于那些在英国没有合法身份的人来说,接受NHS服务也是需要私人付费的。虽然在紧急的情况下,NHS医院会为当事人先提供医疗服务,在事后,他们一般会把相应的费用单据发给当事人,要求偿还。

 

同时,处理案件的移民官员在做出移民申请决定之前,一般会查询NHS的系统资料,来确定申请人是否拖欠NHS的费用。如果有的话,除非当事人把欠款还清,或者是和NHS达成一致偿还意见的话,当事人的申请一般都会受到影响的。

 

最近,英国的高等法庭就针对NHS医疗费用豁免以及这些费用有可能会对当事人的身份申请所可能造成影响和其中的人权问题做出了一个判决。这个案件对於很多持签证在英国或暂时没身份的莎粉们都很有借鉴的价值。

 

这个案件名称是R (Shu & Anor) v Secretary of State for Health and Social Care & Anor [2019] EWHC 3569 (Admin)。

 

这个案件的当事人是一个一个化名为Shu的43岁的女性。她在2004年12月从加纳以非法途径来到了英国。当年她是28岁。

 

同年,Shu透过中介与一名叫做Alex的加纳男子在英国结婚,不过当时他们2人都是没有身份的。

 

Shu说她和丈夫Alex从2008年开始就多次想要申请身份,不过一直都是被拒绝的。

 

在2005到2011年间,Shu替丈夫Alex生下了4个可爱的小宝宝。他们都是在隶属于NHS的霍梅顿医院(Homerton Hospital)的出生的。不过由于Shu和她的丈夫在英国是没有身份的。他们需要支付这四个孩子的出生所产生的的医疗费用。

 

E是Shu和Alex所生的一个女儿。她在2014年9月7日时因为急性疾病在国王学院医院(Kings Collage Hospital)接受了肝脏移植。

 

到了2015年5月26日,好消息终于来了!Shu和Alex终于因为孩子而成功申请到特许身份并获得30个月的居留权。

 

不过在一个月后,他们一家发生了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在6月26日,Alex因严重中风导致不幸去世,剩下Shu和4个孩子。

 

在这之前,家庭的大小事务都是Alex一人撑起。

 

Alex去世没多久,医院就通知Shu指他们欠下霍梅顿医院一笔总10,436镑的医疗费,主要是孩子们出生所产生的费用。

 

Shu十分彷徨,因为她从来没听Alex说过他们家有负债。

 

在2016年8月25日,Shu的长子成功取得英籍。

 

在2017年11月Shu提交了续签申请,但由于她的经济状况正处于困境,所以只能向朋友借钱去办续签。

 

Shu的续签在2018年4月12日获批。她再次得到30个月的居留权,并且可能在连续生活10年后在英国取得永居的身份。

 

不过在续签的时候,移民局提到了Shu所欠下霍梅顿医院那笔10,436镑的医疗费,并指出“以目前Shu的财务状况,要全额付清这笔款项是不实际或不合理的,但是Shu应该和NHS联系并制定分期付款计划,例如每月付20英镑。

 

移民局同时还说他们会在Shu下次申请签证或永居时跟进和评估Shu的还款情况

 

Shu知道到这可能会关乎到将来她和孩子们的生活,所以她马上就联络NHS。不过这一了解,Shu就彻底崩溃了。

 

原来除了霍梅顿医院,她还欠国王学院医院肝脏移植一共10万镑的费用!

 

Shu发现Alex之前曾经去信国王学院,要求医院把费用减免。而国王学院医院的社工就指:“我没有马上在Alex去世后就给Shu通知有关的负债,是因为我认为以她当时的状况,她当时已经十分脆弱而且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Shu的丈夫才刚刚去世,这笔欠款可能会对Shu的精神有很严重的影响,从而影响到她的孩子们。

 

Shu觉得自己根本就无法偿还那庞大的欠款,并觉得NHS这样做对处于弱势地位的她很不公平,所以就按照人权法案第8条(Human Rights Act 1998 Article 8),以自己遭到歧视为由,把案件带到法庭,希望可以得到费用豁免。

 

在庭上,褔斯特法官(Justice Foster)引用了前卫生部长的话:NHS是建立在提供全面医疗服务的原则上的。它是基于患者的临床需要而存在,而不是他们的支付能力”

 

法官继续解释这起案件的关键在于当事人的移民身份。由于Shu和E在接受NHS治疗时都是没身份的。虽然E后来取得英籍,但是在接受NHS服务的时候,还是没有身份的。根据移民规例,没身份的人去享用NHS服务就是要付费的

 

Shu在案件中提出,由于这个突然出现(她在Alex去世后才知道)的欠债,她的精神受到很大的打击,并常常感到焦虑。

 

Shu声称,试图偿还这些欠款所造成的压力,以及将来申请永居有可能因此而被拒绝所引起的恐惧,已经直接影响到自己和E的身心健康以及整个家庭生活的稳定。

 

“E一直以为是因为她的病才导致整个家庭陷入这个困境。她总是觉得是她的错,我不希望她会在这种错觉中成长。” Shu说。

 

不过法官却否定Shu的说法,并指Shu的情况远远不符合人权第8条所保障的,允许弱势病人豁免NHS费用的规定。

 

“Shu没有申报过难民,也不是人口贩卖的受害者,所以要求豁免NHS债务的这个要求是不成立的。”

 

对于Shu所指的情绪问题,法庭指出她的担心并不会对生活有直接影响,远远没达到人权第8条的所规定的程度。

 

案件中所涉及到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Shu所谓的歧视,也就是Shu在NHS的医疗费用上有没有得到和别人不同的对待

 

在这个问题上,法庭认为医院对待每一个没身份的病人都是一样的,不能说因为Shu需要申请永居,就让她免除费用。医院也不会对其他病人做同样的决定。

 

所以Shu所认为的歧视性待遇其实是并不存在的,因为其他和她一样身份的人所受到的待遇都是一样的。

 

到案件的最后,法官判处Shu败诉,同时要求她尽快和NHS达成一个还款计划。

 

→  什么是弱势病人(Vulnerable Patient)?谁才符合要求?

 

根据NHS的定义,如果当事人符合以下条件中任何一条的,就可以被定义为弱势病人。他们的医疗费用就能被免去:

 

– 在英国获得难民身份

 

– 正寻求庇护或在申请临时庇护(包括上诉中)

 

– 正以《1999年移民和庇护法》(Immigration and Asylum Act 1999)第95条接受NASS资助

 

– 寻求庇护失败但正以《1999年移民和庇护法》(Immigration and Asylum Act 1999)第4(2)节或《1948年国家援助法》(National Assistance Act 1984)第21节或《2014年照顾法》(Care Act 2014)第1部分获得NASS资助

 

–  孩子正被地方政府照顾

 

– 正式被确认,或被怀疑是现代奴隶制度或人口贩卖的受害者,这包括当事人在英国有合法居留/签证的配偶或民事伴侣以及任何18岁以下的孩子

 

– 正接受强制精神病治疗或由法庭或英国移民局下令要求接受治疗中

 

那么对比案件里Shu的情况,正如法官所说,她既没申报难民、孩子又不是正被地方政府照顾、也没其他符合以上条件的情况,所以法官判断Shu不能申请费用减免也可以说是合理的。

 

→ 除了弱势病人外,还有那些人可以豁免缴付NHS医疗费用?

 

其他可以申请NHS医疗费用减免的情况还有:

 

– 女王陛下武装部队(Her Majesty’s Armed Forces)的服役人员以及他们在英国有合法居留/签证的配偶或民事伴侣以及任何18岁以下的孩子

 

– 皇家受雇人员(A Crown Servant)

 

– 受雇于英国文化协会(the British Council)的人员

 

– 受雇于联邦战争坟墓委员会(Commonwealth War Graves Commission)的人员

 

– 由英国政府资助(部分)在海外工作或志愿工作的人员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对于上述情况还有一项要求,就是当事人必须曾经访问过英国,或者在就任当前职位或过去其他此类职位之前,通常已在英国居住。

 

另外正在领取战争抚恤金(War Pensioners)或武装部队补偿计划(ArmedForces  Compensation Scheme)的当事人也是可以获得豁免的。这也包括他们在英国有合法居留/签证配偶或民事伴侣以及任何18岁以下的孩子。

 

→ 法庭的判决真正侵犯了Shu的人权了吗?

 

根据案件所提供的有限的事实情况来看,丽莎认为法官的判决基本还是对的,并不是不合理的。

 

如果单单从数字来看,Shu所需要面临的NHS债务确实很多,不过NHS医院并没有要求她一次性付清,而是会允许她分期来付清的,比如法官所建议的数额,每个月20镑等等。

 

如果将来Shu的经济情况进一步恶化,她甚至可以要求进一步减少每月的偿还,甚至是暂停偿还。

 

至于永居的问题,虽然说Shu和她的家人如果可以获得永居的话,他们自然会享有更多的自由,将来再不需要申请签证了。不过,单纯因为不能获得永居就说自己的人权收到了侵犯也是不对的。

 

移民局虽然可能会因为NHS的债务问题,将来阻止Shu获得永居,但是他们并不会要求Shu和她的家人离开英国。按照移民局一般的做法,他们仍然会给Shu和她的孩子特许的身份。他们仍然可以继续在英国一起生活。如果经济状况不好的话,他们同样可以申请福利

 

因此,很多说拿不到永居,Shu的人权就收到了侵犯。

 

虽然Shu的情况实属不幸,但是她基本上是无法满足以上所提到的豁免条件的。她都无法满足,所以目前她可以做的,大概就只好和NHS方面好好商量,制定一个她能责担的还款计划,并尽量在申请永居前把欠款还清。

 

最后,如果莎粉们看完这篇文章或英国移民和法律方面有任何疑问,都可以直接向丽莎律师行(www.lisaslaw.co.uk)咨询。

 

丽莎律师行联络邮箱:info@lisaslaw.co.uk

联络电话:020 7928 0276

联络微信号:lisaslaw003

《丽莎知道》官方微博:www.weibo.com/lisaslaw;手机版:www.weibo.cn/lisaslaw

扫一扫,《丽莎知道》微信公众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