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前战乱动荡之时,有一些家庭可能会因为无力抚养而遗弃孩子,又或者把孩子交给别人。

 

这些“战乱宝宝”现在大部分都长大成人,甚至已经退休。

 

在英国就有一名退休人士,虽然他小时候并没有被家人遗弃,但却从一出生就被认为是“不被需要”的孩子。

 

根据《每日邮报》的报道,这个“不被需要”的男子最近就声称他被剥夺了继承父亲遗产的权利,所以选择上法庭和他的侄女争夺价值240万镑的遗产。

 

今年77岁的约翰斯顿(Colin Johnston)回忆起他的童年说:

 

“我的妈妈埃尔西(Elsie)对于我在二战时的出生,一直都深深埋怨着,因为我的出生摧毁了她的电影事业。

 

我还记得她很常说‘如果不是我,她就会成为好莱坞电影明星’。

 

约翰斯顿有一个弟弟,叫做加里(Gary)。

 

加里从小到大都是爸爸西德尼(Sidney)和妈妈埃尔西的宝贝儿子,对他宠爱有加。

 

约翰斯顿说,他的爸爸为妈妈、弟弟,还有弟弟的两个孩子购买了领主和夫人的庄园头衔,唯独就没有买给约翰斯顿。

 

在2013年,妈妈埃尔西不幸去世了。

 

而在3年后,也就是2016年时,弟弟也跟着离世。

 

再过了1年,爸爸也紧随着妈妈和弟弟离开人世,只剩下约翰斯顿一人。

 

不过令约翰斯顿最震惊的是,他明明是爸妈的亲生儿子,但却在爸爸的遗嘱中遭到除名。

 

所有父亲的遗产居然都交到弟弟的女儿瓦克特(Wackett)的手上,约翰斯顿分文不获。

 

所以约翰斯顿就觉得这波操作十分不公平,也不合理,便把侄女瓦克特告到高等法庭,让法官约翰逊(Edwin Johnson)来做个裁决。

 

法庭上,来自赫特福德(Waltham Cross)的侄女瓦克特就这样形容把自己告上庭的伯伯:

 

“约翰斯顿伯伯是一个赌徒,是因为他那严重的赌博习惯才导致了家庭不和,所以我们才决定要把他从继承权中除去的。

 

其实约翰斯顿伯伯本身是生长在一个充满爱的家庭里,是他自己一手造成这个结果的。

 

约翰斯顿回应说:

 

“我的妈妈原来是一名女裁缝。在1942年,妈妈和父亲还没有结婚。

 

爸爸当时在为英国皇家空军服役,但就在这期间,我妈妈怀孕了。

 

妈妈未婚怀孕,再加上战乱,爸爸又要服役,所以对他们来说,我的出生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我是‘不被需要’的。

 

约翰斯顿的律师吉尔斯(David Giles)也说“就是因为这些情况,促使约翰斯顿的爸妈下定决心不让约翰斯顿继承遗产,并对加里,以及后来他的女儿瓦克特表达偏袒之心。

 

 “我现在为了生计,有时不得不去做兼职司机。我爸爸到去世为止,都没有为我做出过合理的安排。

 

我认为爸爸那240万镑的遗产应该是由我和我弟弟平分。那现在我弟弟已经不在了,所以就是我侄女。但她也不应该得到全部,而应该只是一半的遗产。约翰斯顿说。

 

侄女瓦克特本身已经接管了一些家族生意,包括一家北伦敦汽车和房地产公司,和约翰斯顿父子公司(Johnston&Sons)的家族企业。

 

瓦克特说:“当时我爸爸(加里)去世时,自己承担了‘相当大的经济责任和承诺’。

 

瓦克特的律师罗米泰格(Roger Tager)补充并坚持说:“约翰斯顿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有得到身为儿子应该得到的爱。

 

他们的家人是因为担心约翰斯顿会把遗产赌光,所以才把他从遗嘱中除名的。

 

“这个遗产的真实价值其实比表面价值还要多……

 

如果把我们在南非的黄金等等的隐藏资产也算在内,这笔遗产的真实价值可能会高达1,300万镑呀!” 约翰斯顿说。

 

不过对于这个陈述,侄女瓦克特就指是“严重地夸张了”……

 

→ 从有限的资料来说,约翰斯顿有胜诉的机会吗?

 

引起这场争产案的主要原因其实可以说是财产分配上的不公平

 

因为一般来说,遗产通常是会按比例分配给近亲的,例如是当事人的配偶/伴侣和孩子。

 

而像上面约翰斯顿的案件,明明父母亲就只有他和弟弟两个孩子,可是却把遗产一分一毫都不分配给他,这种情况还是比较少见的,或者甚至会被认为是不寻常的。

 

根据英国法律,遗产分配上如果发生了“不寻常现象”(Unusual Circumstances),并且(当事人)没有提供合理原因的话,法官是有权利怀疑遗嘱的有效性,并且将其推翻的。

 

又或者是说,面对财产不合理的分配情况,法官是可以做出纠正判决,也就是虽然认定该份遗嘱是有效的,但法官还是可以修改遗嘱的分配情况,在这个案例中也就是把一些财产份额分配给约翰斯顿。

 

从目前有限的新闻资料来看,我们尚无法得知当初约翰斯顿的父亲在立下遗嘱时,是否有记录下充分的原因和理由,来说明为何他要做出这样的财产分配。

 

一般来说,在这种情况下遗嘱的负责律师是必须先清楚知道当事人的家庭背景,例如当事人有多少个孩子、孩子的资料、婚姻情况和房产/资产细节等等的。

 

在了解这些基本资料的前提下,律师再进一步去记录和见证当事人的遗愿。

 

而遇到像约翰斯顿父亲的这种情况时,律师是有责任去问清楚当事人会将遗产如此分配的原因,并且把“合理的”理由和原因记录下来,以免当事人去世后引起纠纷。

 

否则如果律师没有这样做,那么基本就是律师的失误,之后所牵涉到的亲人(像是约翰斯顿),其实是可以控告该律师的。

 

→ 那么父母亲真可以爱把遗产给谁就给谁吗?

 

从约翰斯顿的案件来看,我们基本可以知道他所提出的论点是:遗嘱中这样分配财产的方式是“不合理”的(Failure to make reasonable provision)

 

也就是并不是认为这份遗嘱非真实、有效的。而是承认这是一份有效的遗嘱,可是他的父亲这么分配完全是不公平的,约翰斯顿认为他也应该要得到一些份额。

 

这一点我们也可以从新闻描述中的内容看得出来,所以约翰斯顿才会一直坚持父亲不留财产给他,纯粹是父亲的偏袒的私心所致;而他的侄女瓦克特也才会反驳说,根本就是因为约翰斯顿是个严重赌徒所导致的。

 

从这边我们可以得知,严格来说父母亲是不能单纯因为“偏心”的因素,比如比较偏爱弟弟而不爱哥哥,所以就只把财产都留给弟弟而不给哥哥。

 

这样子的分配是不合理的,而法官一般也可以针对这样的情况做出纠正判决,让哥哥也能够获得一些财产份额的。

 

父母亲如果要这样做的话,一般需要有合理的理由,比如说哥哥是个严重赌徒,财产留给他只会败光,甚至会危害到整个家族生意,所以父母不得已才做出只把财产留给弟弟的安排的。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即便约翰斯顿的案件中最后可以证明当初他的父亲纯粹就是因为不偏爱他而不留给他财产,和其他原因无关的话,他也不一定能够和侄女“平分”这笔财产,也就是不一定能拿到50%。

 

原因是,法官在判断应该分配给这些继承人各自多少比例的财产时,是需要考虑进去所有不同的情况和因素的。

 

比如说,虽然约翰斯顿的父母亲虽然比较偏爱弟弟加里和他的女儿瓦克特;可是同时这也代表着约翰斯顿的弟弟和侄女和他父母的关系更紧密,他们花费了更多时间来照顾晚年的父母,并且为家族生意做出了一定甚至非常大比例的牺牲和奉献。

 

像是家族生意都是侄女瓦克特花费心力去经营的,父母(爷奶)当初也都是她和加里负责照顾的;那么就这种情况来看,法官判给瓦克特的财产份额还是可能会比约翰斯顿还多的,因为总归来说约翰斯顿对于这个家做出的贡献还是比较少的。

 

总归一句,今天这个案件的纷争恐怕还是当初当事人在订立遗嘱的时候不够仔细、没有说明清楚合理理由所致。

 

更多时候,我们还是希望像约翰斯顿所描述那种父母极度偏心的情况能够不要出现,这对于每一个孩子都是不公平的。

 

今天的文章就到这边,如果莎粉们有任何关于文章的疑问,或者其他更多英国法律问题,都可以直接咨询丽莎律师行(www.lisaslaw.co.uk)

 

丽莎律师行联络邮箱:info@lisaslaw.co.uk

联络电话:020 7928 0276

联络微信号:lisaslaw003

《丽莎知道》官方微博:www.weibo.com/lisaslaw;手机版:www.weibo.cn/lisaslaw

扫一扫,《丽莎知道》微信公众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